极速飞艇破解版|极速飞艇是什么
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學界焦點

 

訪中國報業協會秘書長余清楚

作者: 彭波 發布時間:2011-08-11 15:32:49 來源:新華網傳媒頻道
  2011年4月20日,《報刊業“十二五”時期發展規劃》正式發布,其出臺引起諸多報業從業者的關注與熱議。與此同時,4月31日在安徽合肥舉行的全國文化體制改革工作會議上有最新數據顯示,在全球報業下滑的情況下,中國報業快速發展,發行量增長80億份,廣告收入居中國媒體第一位。喜訊與《規劃》幾乎同時到來,令人振奮之余,對于中國報業的未來更是令人深思。增長還是衰退?向好還是式微?一直以來是中國報業爭論的重點之一。中國報業協會秘書長余清楚,對于《規劃》以及報業未來在接受《傳媒》雜志記者彭波采訪時談了自己的看法。

  新規劃與新報業

  《傳媒》:余秘書長,您好。感謝您接受《傳媒》雜志的采訪。4月20日,《新聞出版業“十二五”時期發展規劃》正式出臺,同時出臺的還有多項分規劃,其中對于報刊業的規劃意義重大,您是怎樣看待的?

  余清楚:新聞出版總署針對報刊業進行專門規劃,是提振中國報人信心的重要事件,顯示出國家層面對報刊業的重視。多年以來,我國文化產業發展缺少規劃,政府部門將注意力集中到國民經濟、實體經濟之上,缺少對文化產業的統籌與深思。而這一次的《新聞出版業“十二五”時期發展規劃》既有總規劃,更有分規劃。具體到《報刊業“十二五”時期發展規劃》,其發展思路清晰,令人鼓舞;具體內容明確,要做什么、怎么做非常詳細,給予報人一個看得見的目標;同時,隨著目前報業的快速發展,《規劃》將漸次啟動中國報業轉型升級,是引導報業未來發展的“燈塔”。

  《傳媒》:《報刊業“十二五”時期發展規劃》提出諸如“‘十二五’期末,實現千人擁有日報100份,報紙出版業產業增加值平均增長2.5%”等多個目標,但目前報業的發展現狀并不樂觀,您覺得這些目標的完成是否存在困難?

  余清楚:我想說的是這些目標是一定可以完成而且必須要完成的。盡管近些年來“報業寒冬論”、“報業消亡論”的觀點時有出現,但中國報業的前途是光明的。當然,其發展道路也是曲折的。報業在網絡時代遭遇較大的沖擊,但不能就此便唱衰報業。上述觀點從根本上忽略了一個基本因素——中國的國情,中國的國情決定中國的報業不會消亡和衰退。我有三個理由,其一,報紙依舊是黨領導下的新聞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現代傳媒信息傳播的主力軍和生力軍,如以《人民日報》為代表的各級黨報的新聞宣傳的作用不可替代;其二,中國人的閱讀習慣確立了報紙的生存優勢,包括年輕人在內都有一個基本認知,即便是新媒體,它的作用發揮也是有限的,許多經營過新媒體的從業者在嘗試之后又回歸到文本;其三,從報紙本身的發展趨勢來看,它具有很好的內生機制,近些年來面對各種挑戰和環境變化,中國報業一直積極應對,通過轉型、轉軌與融合,不斷適應新媒體時代的各項要求。

  《傳媒》:《報刊業“十二五”時期發展規劃》有多項具體的細則,在這些細則當中,你認為有哪些是這一規劃的亮點?

  余清楚:《規劃》中的亮點是非常多的。但我認為最大的亮點是提出集團化建設,諸如“破解散濫弊端,提高產業集中度”,“十二五期末,打造10家左右跨地區、跨行業、跨媒體經營的大型國有報刊傳媒集團”等。盡管我個人一直很看好報業的未來發展,但如果不走集團化、規模化、集約化的道路,報業就會陷入滯后發展的泥潭。從目前來看,有的報紙存在產業規模小、管理水平差等問題,應當從傳統的“重采編輕經營”理念上進行反思。舉一個略顯悲哀的例子,2009年報業全部營業收入為627億,相當于一個小城市的水平。這充分說明分散的、凌亂的、缺少規模與體系的報業發展制約了其價值的實現,同時也說明了國家對文化產業附加值的定義太低,觀念急需轉變,必須要充分評估和確定精神產品的實際價格和價值。

  分條縷析《規劃》細則

  《傳媒》:《規劃》在非常靠前的位置就提出提高報紙傳播能力的問題,并指出發展路徑。您是怎樣看待報紙傳播能力的?

  余清楚:傳播能力是報紙發展的首位,它體現了報紙在意識形態上的屬性與功能,中國報業良性發展的重要前提就在此。同時,傳播能力的發展能夠達到何種程度取決于報業自身的發展力,只有做大做強做好報紙,實現報業可持續發展,才能提高其傳播能力,通俗點說就是“小收入難有大傳播”。提高傳播能力與發展力是相輔相成、密不可分的。

  《傳媒》:“轉企改制”對中國報業來說,早已經成為最熱門的關鍵詞之一,《規劃》也對其進行了強調。但在轉企改制的推進過程中,阻力卻處處存在,您是如何理解報業“轉企改制”的?

  余清楚:我對報業改革充滿信心,同時也想借此機會呼吁面臨轉企改制的報業同仁不要害怕,不要有畏難情緒。首先,轉企改制是報業市場化的必然要求,是中國文化體制改革的重要一環,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勇往直前。第二,報業改革要尊重現實,要分類指導,循序漸進,不搞“一刀切”。具體來說,就是針對不同的報社先進行科學分類,這一點《規劃》也予以明確。報業改革和出版業的改革相比,難就難在報紙具有較強的意識形態的屬性,報業改革如果“一刀切”,就有可能會割斷其宣傳功能。同時,我國許多報紙前身是機關報,從業人員改革意識和發展觀念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如何妥善安置,解決其后顧之憂是報業改革順利推進的關鍵。第三,改制要和改革一起進行,利用外部改革完善內部機制。做不大就靠大、做不強就靠強,將弱小的、分散的報社并入大的報業集團中去。總而言之,報業改革必須進行,但要積極穩妥地推進。

  《傳媒》:報業進入新媒體時代后,媒體融合已經是大勢所趨。《規劃》對報紙數字化建設也提出發展的具體路徑,但在數字化建設過程中卻存在“融而不合”等問題。對此,您是如何看待的?

  余清楚:媒體融合在我看來是一個偽命題。融合是相對的,報網互動也好,報網融合也好,報紙不能失去自我,更不能拋棄自我。對于數字報業來說,我個人認為數字化是報業發展的一個進程,而不是要改變報紙的屬性。新舊媒體的結合是要提高彼此的效率和效益,創造價值和財富,這樣的融合才有意義。同時,數字化是報業發展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目前報業的發展還應該依靠自己,提高自身的競爭力和傳播力,通過集團化建設和多元化發展,實現報業在新媒體時代和多元化格局背景下的華麗轉身和成功轉型,使自己立于不敗之地。

  獻策報業未來

  《傳媒》:《規劃》中提出在“十二五”期末,報刊出版單位數量要逐步減少,對這一點許多報業相關人士認為存有難度,您覺得呢?

  余清楚:我認為這是一個必須要實現的目標。在計劃經濟時代,我國報業可謂是“人有我有”,五臟俱全,每個部門都要有機關報,每個地區都要有報紙,使得現在看來報業散濫現象嚴重。同時許多報紙屬于重復建設,同質化、惡性競爭、資源浪費嚴重,使得當地報業市場混亂、報紙品質下降、讀者大量流失。例如,有的城市都市報過多過濫,惡性競爭,互相殘殺,以至于有的報紙靠送油、送水、送衛生紙來促銷,可謂斯文掃地,令人側目。當前進入新媒體時代,報紙的分眾化、對象化趨勢明顯,現有的報紙品類存有很大的市場空缺,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這才是未來發展的著力點。我個人建議可將地市級以下的黨報改版成為上級黨報的地方版,都市報要實行優勝劣汰的機制,把那些半死不活、嚴重虧損的報紙淘汰掉。當然,5000家確實是一個很大的目標,能否順利完成,取決于政策的制定、推進的方式是否適合報業發展規律。

  《傳媒》:報業在“十一五”期間取得了較好的發展,完成了當時制定的各項目標。現在,“十二五”規劃已經制定,您對于中國報業的未來發展有何建議?

  余清楚:我的建議主要有三點:一是在加快發展上下功夫。我國文化產業發展追求平穩,所以相對較慢。現在國家經濟形勢與各項發展向好,文化產業發展在維護穩定性的前提下要加快步伐,實現實質性的進展,進一步轉變市場觀念,轉變增長方式,力求做強做大。二是要在深化改革上下功夫,逐步完善報業管理與投資體制。如《中國汽車報》就曾推廣ISO9000質量管理體系的方法,其主要內容就是過程控制,通過過程控制來預防和糾正出現的問題,通過制度設計和持續改進來實現最終目標。三是在加大政府扶持上下功夫。政府管理部門對報刊業要厚愛,加大政策扶持和資金投入,在稅收政策上進行適當優惠和傾斜。

  除此之外,報業要根據市場規律和產業要求,本身要跳出報紙做報紙,跳出報業求發展,立志于成為具有核心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的傳媒集團。“十二五”期間,報業的經濟形態、經營方式、經營規模和門類都會發生變化,報業只有積極應對才能實現自身理想和價值追求。我相信,隨著“十二五”規劃的落實,中國報業會有可喜的發展變化,報業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美好。
极速飞艇破解版 快乐时时走势图 时时彩什么叫组六 新时时历史360 快三买大小单双不输 福彩3d组选6码 中彩彩票下载安装 对刷套利稳赚不赔 牛牛什么牌适合抢庄 重庆时时彩5星人工计划 二分快3稳赚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