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破解版|极速飞艇是什么
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業界熱點

 

誰來“裁判”侵權,紙媒公號如何應對?

作者: 蔣夢樺 發布時間:2015-06-26 08:48:00 來源:中國記者

這個4月,杭州媒體圈幾乎都在談論微信推出的公眾號原創標注、抄襲舉報、刪稿警告等,期間接連有知名媒體的不少文章遭舉報被刪,甚至其官方微信公號被封。這讓媒體人有點措手不及:高興的是,一直以來困擾傳統媒體的版權問題,似乎出現一絲曙光;想吐槽的是,對抄襲的認定,微信大數據準確率無法讓人滿意,判定方式過于簡單且常常出錯;郁悶的是,舉報機制試行不久,就出現了粉絲之間、競爭對手之間的惡意舉報;擔憂的是,原本就掌握了網絡渠道的巨頭們日漸強勢,傳統媒體也日漸沒有話語權……

雖然尖銳的問題是:微信這個“裁判”是否合理合法?但,更現實的問題是:面對新“裁判”和各種舉報,媒體公號們怎么辦?

“逼”出來的紙媒公號內容合作聯盟

羊年春節后,推出“原創”標注功能,這一支持原創、保護版權的舉措一度得到紙媒贊譽——作為原創能力最強的媒體之一,紙媒飽受侵權之苦。但自4月起,紙媒陸續遭到各種莫名甚至惡意舉報,公號稿件被刪,甚至被封號,這讓紙媒編輯們措手不及。

“措手不及”主要體現在觀念上。早在新媒體誕生前,紙媒間就有互相約稿轉載的協議。但微信并不認可這一通行做法,只要有人舉報且相關公號運營者確認,微信就認定你侵權。其次,微信處理舉報、刪稿、封號的速度極快,處理后才通知被舉報者,申訴流程又相對麻煩。所以,一批自認為沒問題的媒體人,突然遭遇一個強勢新裁判,它絲毫不理會你是某地數一數二的媒體大號,直接判罰……媒體的心情復雜而又失落。

2015年4月下旬,一個“機構媒體微信公眾號內容合作聯盟”應運而生,這個并未簽字蓋章的非正式聯盟的成員包括《中國青年報》《錢江晚報》《遼沈晚報》《楚天都市報》《瀟湘晨報》《廣州日報》《羊城晚報》《京華時報》《揚子晚報》《華商報》《新晚報》《參考消息》《大河報》《中國教育報》等(排名不分先后)。一周后,《人民日報》《齊魯晚報》《半島晨報》的微信公號也加入這個聯盟。大家約定在一年的有效期內,相互開放公眾號內容授權且不用就某篇文章單獨取得授權。這個非正式聯盟是被微信“逼”出來的,但對上述媒體的公眾號運營者而言,確實大大豐富了無風險稿源,達到“手中有糧,心中不慌”。

當下真正心慌的是廣播電臺的微信運營者們。眾多電臺節目都用微信與聽眾進行互動,很多電臺的微信公眾號粉絲數往往超過當地紙媒。因體制原因,電臺自采類新聞較少,常常將當地紙媒、電視臺的報道直接拿來用。但微信舉報功能出現之后,“拿來主義”成了“地雷”,只要有舉報或經微信數據庫比對,一旦沒有合作關系,那么電臺微信號就有封號的危險。

4月,杭州幾家在全國微信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電臺公眾號,先后遭遇舉報、刪稿,其中一家甚至遭到短暫封號。在向騰訊“公關”的同時,電臺公號運營者、負責人也在四處走動,希望能與報社等媒體達成內容相互授權的合作。一位杭州電臺公號運營人坦承“微信如此強勢,有點擔心”,更讓電臺擔心的是紙媒合作意愿不強。對此有互聯網研究者指出,合作的前提是共贏,電臺要么拿出足夠的資源與紙媒進行互換,要么加強自身采訪寫稿能力,或者減少對微信公眾號的依賴。

“裁判”雖好,問題不少

站在一個中立的角度看微信的原創和舉報功能,必須說,互聯網又一次走在了行政規定的前面。微信的上述舉措,確實有助于保護原創,潔凈微信公眾平臺環境。

最新數據表明,微信平臺現有800余萬個公眾號,這些公眾號每天向用戶發送良莠不齊的海量內容,大量原創內容被抄襲,確需清理整頓。然而,微信舉報功能運轉至今,出現了不少始料未及的情況,給媒體人帶來了一定困擾。

首先,對原創的界定不清。采用新聞通稿算不算原創?記者整合改寫算不算原創?微信都沒有一個明確的界定,例如錢江晚報公眾號4月16日發布的《新一代廣場舞大神誕生!這就是把孩子給奶奶帶的后果……》,屬當日網絡熱點,該文除配圖之外,所有文字均由錢報一位金姓記者撰寫,卻依然受到微信方面警告,稱文章違規使用原創標識。

其次,原創稿件的時間軸界定與媒體習慣沖突。同一新聞事件,電視臺、電臺、紙媒刊發時間不同,但微信只認第一家發布的內容為原創,其余均為抄襲。4月20日,錢報微信發布《瘋狂新騙局!因為這樣一條短信,杭州女子親手把2萬多元轉給了別人!!》,內容來自錢報記者胡大可的當日見報稿件,由于有一家本地電臺已先行發布并標注原創,錢江晚報微信的稿件不僅被認定抄襲遭刪除,還因為標注了原創而被認定違規。

第三,后臺單向記錄程序,即僅記錄被舉報案例和次數,而未將申訴成功案例和次數記錄在案。4月21日至23日,《錢江晚報》微信上一篇已獲授權的文章三次被舉報,三次被認定抄襲刪稿,雖經三次申訴均成功恢復,但個中辛苦,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

第四,判定抄襲的程序不夠嚴謹。正常情況下,有人舉報A平臺抄襲B平臺文章,然后B平臺予以確認,才算抄襲。但舉報的人多了,微信也判定抄襲。例如,4月15日錢江晚報微信發布《男子數星期蹲墻角只為蹭wifi,總理都看不下去發話了!》,該文被認定抄襲遭刪。讓我們不解的是,該文已獲原發者《新聞晨報》授權,且對方也沒有在第三方舉報后確認抄襲,為何還會被刪?向騰訊方面詢問后得知,原來微信公眾平臺認定抄襲的方式,除了原創者確認舉報之外,第三方舉報數量超過一定權重,也會被默認為抄襲。這也就為惡意舉報提供了條件。據說現在已有自媒體為壟斷市場,出資惡意舉報打擊競爭對手,也有了為斂財而生的“民間舉報團”,專門承接惡意舉報。近日,網上沸沸揚揚的廣州八卦女遭競爭對手威脅舉報封號就是一例。

筆者聽到的更復雜的問題出現在跨平臺上,比較極端的例子是有公號成功為朱自清的文章《春》,申請到了原創標注……

未來之路的曙光

對于上述種種問題,部分互聯網業者和觀察者給出的建議是:充分考慮媒體特征,明確對原創文章的界定;將時間比對擴充至全網,而非僅僅微信平臺,僅首發者才能確認舉報;發生舉報即通知被舉報者,給予申訴時間而非立刻刪除文章;甚至可以給予雙方協商時間,達成后撤銷舉報;完善后臺記錄程序,嚴懲惡意舉報。

4月22日,國家版權局下發《關于規范網絡轉載版權秩序的通知》,明確規定網絡轉載要講“規矩”;4月24日,微信官方公眾號“微信公開課”發布《為什么你的賬號被封了》,首次對“抄襲”“惡意舉報”等概念進行了框定;4月27日,騰訊集團市場與公關部某高管建立微信群,包括《人民日報》《錢江晚報》等傳統媒體以及部分自媒體賬號運營者受邀入群,從另一渠道收集大家對微信原創、舉報程序的意見。

看來,在一片呼吁聲中,微信已經開始了自我修復的過程。希望微信、媒體、自媒體等所有微信平臺的運營者們,能夠在“互聯網+”政策推動下,真正為版權保護做出有益的探索。

(蔣夢樺:《錢江晚報》媒體融合部主任)

极速飞艇破解版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新疆时时五号走势图 海口七星彩网一夜谈 利宝网手游交易平台 北京赛车pk10直播非常感谢 牛牛棋牌代理 全天北京pk拾计划 双色球红球复式投注 有没有稳赚的网赌计划 一九八0娱乐平台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