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破解版|极速飞艇是什么
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業界熱點

 

中央媒體智庫建設與公共外交:現狀與愿景

作者: 黃超 發布時間:2015-07-21 12:08:00 來源:中國網

長期以來,中央媒體依靠自身強大的國際傳播能力,通過“媒體外交”的形式產生了積極的公共外交效應,是中國提升國際影響力、擴大國際話語權的“排頭兵”。而布局中央媒體的高端智庫建設,使其成為“國家軟實力的重要載體”,在中國公共外交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發揮公共外交潛力的基本條件

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察哈爾學會主席韓方明博士指出:專家團隊(研發思想產品)與對外傳播(傳播思想產品)是智庫建設的兩個“車輪”,缺一不可。而中央媒體既擁有一批專家型新聞工作者,又建立了全面的對外傳播平臺和網絡,其智庫可發揮的公共外交潛力不言而喻。總的來說,其潛力的形成包含了以下三個基本條件:

第一,設立了實體機構,形成了可供決策咨詢的專業領域。1983年 1月,經中宣部批準,新華社新聞研究所成立(脫胎于新華社原新聞研究部),是新中國成立最早、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中央媒體所屬新聞研究機構。其成立之初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研究如何讓新華社的新聞打進國際市場。在公共外交方面,該所公開發布的“思想產品”主要集中在中央媒體的對外傳播戰略、策略及其人才建設。目前,中國知網上收錄的相關成果共46 篇,占6.7%(截至2015年1月22日為681篇)。1995年該所高級記者徐熊發表的《中國對外宣傳的一個窗口——記美國金山彎區“華聲”電視》,描述了中國在美國建立國際廣播電視的公共外交效果,是該所關注公共外交的開山之作。從2008年開始,該所在逐步開展對外傳播研究的基礎上,還專門設置了“中國智庫”研究崗位,從事中國智庫的建設和研究工作,包括中國對外的思想文化和意識形態領域的建設。而人民日報社正式的智庫建設相對較晚,于2002年12月建立新聞研究中心(所屬單位),并于2014年重組為研究部(為社內設機構,與辦公廳、總編室、評論部等屬同一水平框架)。其編制方案明確提出,要研究國外新聞媒體的海外發展現狀、政策和趨勢,提出有關研究報告為領導決策提供參考,并積極開展對外學術交流。成果方面,該部于2009年出版《外國人眼中的新中國》一書,研究了建國60年來30余個國家96位外國名人講述、評價新中國的文章,是研究中國對他國意見領袖展開公共外交效果的重要成果。從服務于國家整體外交戰略和公共外交發展的角度來看,中央媒體智庫長期關注的決策領域主要是媒體外交范疇內的對外傳播問題。尤其是新華社新聞研究所,在國內新聞業界、學界十分活躍,為黨和國家的相關政府部門貢獻了很多價值頗高的研究成果。

第二,培養了具有一定影響力的代表人物和專職研究人員。目前,除了人民日報社、新華社以外,中央電視臺在總編室設立了研究處,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設立了研究室。這些中央媒體都給予上述研究機構配備了專職研究人員,如人民日報社此前成立的新聞研究中心獲得了40人的編制名額。這些研究人員的組成結構主要有兩個來源:一是長期從事對外傳播的研究人員,二是長期在一線業務部門轉而從事相關研究的記者、編輯,培養了不少具有影響力的代表性研究者。新華社新聞研究所研究員、中外媒體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主任唐潤華就是前者的代表。他長期致力于我國新聞事業、中外傳媒發展戰略的研究,兩次獲得中國新聞獎新聞論文獎,發表過大量涉及公共外交的研究成果,包括《大眾傳播與國際關系》(北京廣播學院出版社,1999年)等,2009年作為首席專家申報的《中國媒體國際傳播能力建設戰略研究》課題成功中標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不僅如此,唐潤華研究員在國內社交媒體上頗為活躍,新浪微博粉絲近6.5萬,在官方、民間話語體系的影響力都很突出。而人民日報社研究部副主任、高級記者錢江,見證過中國“乒乓外交”的整個報道過程。他曾任《人民日報》海外版副總編輯,對外傳播業務熟練,組織采寫多篇中國新聞獎報道,曾獲由中國人民大學、復旦大學等10家新聞學院聯合評選的2009年“中國傳媒思想年度人物獎”。他關于公共外交領域的相關研究見諸《鄧小平與中美建交風云》(2005、23萬字)、《周恩來與日內瓦會議》(2005、38萬字)等著述。可見,中央媒體智庫建設的一大特點就是,研究人員不僅有理論素養,更有實踐基礎。實踐可以給養一手的研究結果,理論則能貢獻一流的決策參考。

第三,信息采集、資金來源、學術交流、成果轉化得天獨厚。要想有效地發揮中央媒體智庫的公共外交作用,除了上述的軟實力,相關的硬條件也至關重要。在信息采集方面,除了新聞報道所需的常規工具外,中央媒體擁有多年來形成的內部數據庫,如人民日報社的人民網數據庫、人民輿情庫;在海外擁有大量的分支機構和駐外記者,形成了一個相互連接、互為補充的信息采集網絡。在資金來源方面,中宣部對于中央媒體及其對外傳播發展向來給予高額投入。此外,國家社科基金(中宣部主管)每年都會發布大量有關公共外交的意向課題,投入大量資金。這也是中央媒體研究機構可以申請的資助來源。在學術交流方面,中央媒體依靠北京地區國內外一流科研機構、高等學府、專家學者,展開豐富的學術交流活動。在中宣部的推動下,2014年5月,新華社與北京大學共建新聞與傳播學院,同年9月人民日報社也與清華大學共建新聞傳播學院,逐步形成了中央媒體智庫與重點新聞院校的合力,共同致力于建設國內領先、國際有影響力的國際傳播研究智庫。在成果轉化方面,中央媒體的優勢則更為明顯。一方面,中央媒體往往都設有內參渠道,有直接向黨和國家領導人提交決策參考的途徑,可以直接影響中國公共外交工作重大方針政策的制定和落實。另一方面,中央媒體本身就是一個成果轉化的孵化器。相關研究可以通過評論、調查報道等形式在國內外發布,尤其可以針對國外的廣大普通讀者、各界意見領袖主動設置議程。不僅如此,中央媒體也擁有自己的學術刊物,如人民日版社的《新聞戰線》、新華社的《中國記者》、中央電視臺的《電視研究》。很多刊物都發表了有關媒體與公共外交的研究成果。

完善公共外交功能的主要途徑

目前,中央媒體的智庫建設已經告別了“拓荒”階段,處于迅速發展的過程當中。然而,要想發揮其公共外交方面的功能還需要進行精心設計。首先,中央媒體智庫的研究成果大多停留在對外傳播、國際傳播等傳播學領域。其次,部分智庫存在“坐在辦公室里搞研究”的問題,對于中央媒體對外交往的公共外交活動參與較少。最后,中央媒體有著研究、內參兩條決策咨詢的通道,一個“前臺”、一個“幕后”。如何整合成為上下通達的運作體系也亟待解決。因此,我們要為中央媒體智庫完善其公共外交功能選擇主要的實現途徑。

第一,在理論研究上成立專門研究媒體與公共外交的實體機構。中央媒體是中國在國內國際展開輿論引導的重要工具,其智庫的理論研究擁有對外傳播的基因優勢。但是,除了新華社新聞研究所設立了中外媒體發展戰略研究中心這個與公共外交相對有關聯的研究機構外,其他中央媒體都未見專門研究媒體與公共外交的實體機構。未來,可以選擇在人民日報社、新華社、中央電視臺的現有智庫機構下,設立專門研究媒體與公共外交的研究實體。在研究問題上,應當配合國家整體外交、對外傳播的整體規劃,長期研究中央媒體參與公共外交建設的理論與實務,短期跟蹤本單位參與的公共外交活動進行效果評估。在研究方法上,除了選取中央媒體對外傳播的新聞報道進行文本分析、內容分析,還可以通過調查問卷了解中央媒體對外傳播在海外讀者中產生的公共外交效果,進行深度訪談考察駐外記者對于中央媒體與公共外交的意見和建議,等等。在研究人員上,一方面招聘具有公共外交、新聞傳播理論知識、實踐操作的專職研究人員,另一方面可以在海外招募駐外記者從事媒體與公共外交的一線觀察和研究。不僅如此,中央媒體還可以邀請外事方面的政府官員、研究公共外交的專家學者、“走出去”企業的知名企業家等組成學術委員會參與公共外交研究和建言。這些意見領袖都是中國開展公共外交的重要人物,能讓相關的理論研究既能“頂天”,又能 “立地”。

第二,在實踐操作上配合中央媒體對外交往活動展開戰略傳播。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原主任、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院長趙啟正認為,公共外交最重要的就是實踐。中央媒體智庫想要“真槍實彈”地實現公共外交的功能,就要積極參與中央媒體對外交往活動,通過戰略傳播展開公共外交實踐。比如,人民日報社在對外傳播內容和風格進行重要改革的同時,對外交往工作也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媒體外交”作為公共外交的一種重要形式,開始得到重視。一方面,人民日報社社長、總編輯每年都要會見來自全世界國際新聞媒體、新聞協會組織、外國政府、外國政黨、外國企業的代表團,以及在對外交往中講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在這個過程中,中央媒體智庫應該全程參與此類公共外交活動的話題設計等策劃工作。不僅如此,中央媒體智庫更應該積極踐行“走出去”戰略,讓自己的研究人員主動出擊、走出國門,在重大國際外事活動、重要專業會議、重點外宣機會中接受外國媒體采訪、在外國媒體刊文,發布符合宣傳紀律的研究成果,推動“當代中國價值觀念走向世界”。

第三,在決策咨詢上完善服公共外交相關部門的溝通合作機制。《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指出,“中央政研室、中央財辦、中央外辦、國務院研究室、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等機構要加強與智庫的溝通聯系,高度重視、充分運用智庫的研究成果”。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也意味著:中央媒體智庫要進一步服務于國家公共外交相關部門的決策制定,必須自己完善相關的溝通合作機制,建立與服務部門的聯系模式。在我國,直接與公共外交相關的黨中央部門包括中央國安委、中央外辦(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辦事機構)、中宣部(國務院新聞辦)、中聯部,直接相關的國務院部門機構包括外交部(新聞司、駐外使館);間接相關的黨中央、國務院部門機構包括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文化部、商務部、體育總局、旅游總局、僑辦,等等。要想針對性的與這些部門展開決策咨詢的溝通管理體系,中央媒體必須加強對智庫建設的全面領導。由社長、臺長等領導牽頭在中央媒體內部成立智庫建設領導小組,統籌好內參部門、研究部門,對內負責管理、經費、成果、合作交流等溝通必要的體制改革,對外要積極與相關部門建立長期、有效的決策服務及購買機制。此外,中央媒體智庫還可以與推動我國公共外交的其它單位形成決策咨詢的橫向溝通合作機制,包括“走出去”的中央企業、國家漢辦與孔子學院、國際知名學府、研究公共外交的其它智庫,等等。
推動公共外交事業的未來方向

主動引導中央媒體智庫在公共外交功能上的建設,對于闡釋黨對外交往的理論、解讀公共外交政策、研判國際涉華輿情、引導國際社會熱點、為我國和平發展營造有利輿論環境將起到積極的作用。為了更好地讓中央媒體智庫推動我公共外交事業的發展,我們必須明確這一智庫建設工程的未來方向。

第一,關注國家亟需的公共外交議題。中央媒體智庫的建設要關注國家亟需的公共外交議題。短期來說,是主動配合國家“十二五”規劃中對外交往重大工作的實施,更要針對“十三五”規劃的相關問題進行前期研究。此外,還要結合黨和國家近期在公共外交工作的熱點、難點研發思想產品。比如,圍繞目前習近平總書記大力開展的周邊外交,中央媒體智庫應當與東亞、東南亞、南亞、中西亞等周邊國家的駐外記者站建立合作機制,委托長期關注當地公共外交議題的駐站記者完成相關的區域研究。而從長期來看,應當依托所在媒體的傳播和交流等手段,向國外公眾介紹本國國情和政策理念,獲取國外公眾的理解、認同和支持,樹立中國和中國政府的良好形象,營造有利的輿論環境,維護和促進國家根本利益。

第二,打造特色鮮明的公共外交學派。《意見》指出,除了中央媒體外,還要在中央黨校、中國科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部分高校和科研院所等單位推動智庫建設的整體規劃和科學布局。據前文分析,中央媒體智庫研究公共外交、推動公共外交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中央媒體是宣傳黨的理論、研究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與傳播理念的重要陣地,是研究媒體與公共外交發展的前沿戰壕,是國際公眾了解中國發展的第一窗口。中央媒體智庫應當有志向在國內國際公共外交領域的政界、學界、業界形成一股“人心向學” 的踏實風氣,打造出特色鮮明的公共外交學派。這既有利于中央媒體自身在國內外輿論環境中的影響力,更能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在中國對外交往領域的發展做出理論突破、產生決策影響。

第三,探索專業高端智庫的制度創新。制度創新能為中央媒體打造專業化的高端智庫護駕保航。一方面,中央媒體智庫可以選派有影響力、有研究潛力的專職研究人員到國務院新聞辦、外交部新聞司等公共外交執行部門進行掛職鍛煉,了解一線公職人員策劃、組織、評估公共外交的具體流程。另一方面,也應當邀請黨和政府有關公共外交的部門機構委派研究型的專業辦事員到中央媒體的外宣、外事部門掛職鍛煉,了解媒體如何推動公共外交事業的發展,并參與中央媒體智庫在此領域的理論與業務研究。除了這種智力交換方面的制度創新,中央媒體智庫還可以與世界知名智庫(如蘭德公司、皮尤中心、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世界知名傳媒集團智庫(如WPP集團的華通明略)建立課題招標或委托機制,搭建互聯互通的信息共享平臺。

第四,引領媒體與公共外交的新發展。發揮中央媒體智庫的公共外交效應,其根本還是要引領中央媒體參與公共外交的新發展。這種“新”體現在以下幾點:研究新興媒體與公共外交,如中央媒體在推特、臉譜等國際社交媒體上官方賬號的公共外交表現與效果;拓展中央媒體智庫參與公共外交的新形式,包括展開多邊多國媒體合作論壇,以主辦方的形式舉辦國際性的公共外交論壇,在達沃斯、博鰲、G20、APEC等世界重要峰會中開辟媒體外交的分會場,等等;凝聚一批新興力量,依托海外華文傳媒合作組織等媒體領域的NGO,組建中國媒體與公共外交的信息采集聯盟。

中央媒體及其智庫建設是我國推動公共外交事業發展的寶貴資源,既能提供高質量的決策服務,也能產生影響力大、國際知名度高的研究成果。基于目前各大中央媒體智庫建設的基礎,必須從黨和國家公共外交事業發展全局的戰略高度,把中國特色新型中央媒體智庫建設當作一項重大而緊迫的任務,才能真正從思想文化方面提高國家軟實力,增強我國的國際影響力和國際話語權。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博士生。文章來源于《公共外交季刊》

极速飞艇破解版 MC娱乐网 大唐炸金花技巧规律 北京塞车最精准7码计划 赌博 押大小单双技巧 欢乐二人雀神麻将下载 手机软件pk10直播开奖赛车网站 问鼎app 二人麻将打法 幸运飞艇冠军玩法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记录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