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破解版|极速飞艇是什么
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新聞研究

 

女新聞工作者的歷史地位與現實意義

作者: 葉俊 發布時間:2017-05-05 10:37:0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自人類歷史誕生以來,女性始終是推動社會發展的“半邊天”。沒有婦女,就沒有人類,就沒有社會。正因如此,馬克思說:“每一個了解歷史的人都知道,沒有女性的酵素,就不可能有偉大的社會變革。”(《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586頁。)而自馬克思主義誕生之后,婦女運動更是無產階級解放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如馬克思所言:“在任何社會中,婦女的解放程度是衡量普遍解放的天然尺度。”(《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610頁。)從《德意志意識形態》《共產黨宣言》《神圣家族》,到《英國工人階級現狀》《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馬克思主義自開始就已把婦女解放建立在人類解放的遠大理想之上。

女性解放,不僅是整體的女性觀念解放,也是每一個行業的女性工作者的解放,更是每一個具體個人的女性解放,以及在解放過程中社會地位的提升。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研究員陳崇山先生的《中國新聞界的“半邊天”》,從中國女新聞工作者的歷史回顧,到中國女性新聞工作者的現狀,再到提升傳媒人性別意識的責任,對中國女性新聞工作者的歷史地位、現實狀況進行了全面系統的研究,提出了這一重大命題面臨的可喜局面和可憂之處。這一著作勾勒出了中國女性新聞工作者的歷史肖像與現實形象,對于進一步推動女性新聞工作者發展乃至女性解放事業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一、女新聞工作者的歷史地位

人類歷史上,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女性的地位總是低于男人,表現在中國的幾千年歷史中尤為明顯。作為中國古代的帝王之學與治國之術,儒學的核心始終把婦女看作是男人的附庸,“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婦綱”的“三綱”和“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的“三從”是中國古代婦女的“緊箍咒”。正如陳崇山先生指出的,“中國婦女在長達兩千多年的封建統治下,處在社會的最底層,沒有經濟權,更沒有政治權,連戀愛婚姻的自主權也被剝奪殆盡”,“歷史早就了中國社會嚴重的男女不平等”。

19世紀中期,帝國主義的堅船利炮打開了中國國門,“女學”作為“西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傳入中國。隨后,女子學校開始出現、興起與推廣,涌現出一大批有見識有抱負的知識女性。19世紀末20世紀初,在改革與革命的浪潮之中,女性開始奮起反抗,并積極投入革命,不僅帶動中國女性意識覺醒,更直接參與推動了中國社會進步。

在這一背景之下,中國出現了第一張女報和第一批女性新聞工作者。陳崇山先生認為,這“標志著中國女性的覺醒,成為中國婦女運動的里程碑”。這些人有:康同薇、裘毓芳、陳擷芬、秋瑾、燕斌等辛亥革命前的女新聞工作者;康群英、張漢英、張昭漢等民國初期的女新聞工作者;繆伯英、向警予、郭隆真、劉清揚、鄧穎超等五四時期的女新聞工作者;沈茲九、曹孟君、楊剛、彭子岡、浦熙修、戈揚、龔澎等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的女新聞工作者。她們為中國的革命和解放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同時也在這一過程中實現了自我解放,逐步推動了婦女解放。

新中國成立之后,涌現出了一大批經過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鍛煉的女新聞工作者。如,李琴、李克林、王金鳳、陳柏生、劉衡、陳敏、傅冬、朱軍、梁麗娟、郭玲春、郭梅尼、樊云芳、孟曉云等女記者;侯波、謝琍、司馬小萌、葉同荷等女攝影記者;魏琳、丁一嵐、徐瑞璋、楊慧琳、孟啟予、蘇安、陳今、吳道英、林琳、潘礪、徐曼、劉振明等女播音員;敬一丹、張泉靈、張立坤等電視節目主持人。更有一批女新聞工作者走向了傳媒領導崗位,擔任報刊社社長、總編輯或廣播電臺和電視臺臺長、總編輯。

隨著中國女新聞工作者隊伍的壯大,這一群體進入了研究者的視角。1994年,陳崇山先生主持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資助的中國女新聞工作者現狀與發展的調查,這次調查也是中國新聞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為止最大的全國女新聞工作者調查。1995年,聯合國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在北京召開,陳崇山先生在《婦女和傳媒》分論壇上做主題發言,進而介入女性研究,并切實推動了中國女新聞工作者研究。

二、女新聞工作者的現實意義

在推動社會發展的進程中,女性是“半邊天”;在新聞事業的發展進程中,女新聞工作者也是“半邊天”。陳崇山先生《中國新聞界的“半邊天”》一書直接把“半邊天”用在書名之中,可見她對女新聞工作者地位的重視。而在現實社會中,女新聞工作者的地位的確稱得上是“半邊天”。

女新聞工作者是婦女自我解放的代表性群體。自《共產黨宣言》發出“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的召喚之后,人的解放成為人類發展的重要命題。女新聞工作者因為時刻處于時代前沿,能夠第一時間接觸新信息、新文化、新思想,因此成為婦女自我解放的代表性群體。自19世紀末20世紀初以來,那些奮斗在婦女解放事業前線的女性不少從事過新聞工作。

女新聞工作者是是婦女解放事業的先鋒隊。沒有婦女解放和進步,就沒有人類解放和進步。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開始》《共產黨宣言》《資本論》等著作中,都透露出了他們關于“人的全面自由的發展”的思想。人的全面自由的發展,就要實現人類解放,就少不了婦女解放。婦女解放事業需要先鋒隊,而女新聞工作者正是婦女解放事業的先鋒隊。她們在自我解放的過程中,不斷提高社會的性別意識,推動女性群體的整體解放。女新聞工作者的解放是女性解放的重要表征。

女新聞工作者是性別平等的主要推動者。同時也是中國女性解放和兩性平等的積極推動者。女新聞工作者在其事業發展中遇到的問題,及其在我國新聞事業中的地位總體規模、發展狀況等內容,不僅是新聞界的問題,更是關系兩性平等的重要實踐問題。女新聞工作者對性別平等的推動,有助于推動性別平等,提高全社會的性別意識。正如北京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宋素紅指出的,“女記者是男女平等的強力推動者”。

女新聞工作者對中國新聞事業發展具有重要推動作用。不管是從歷史還是從現實來看,女新聞工作者都是推動我國新聞事業發展的重要力量。歷史上,女新聞工作者在推動中國新聞事業特別是婦女新聞事業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現實中,女新聞工作者已成為我國新聞工作者隊伍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在一些特殊的領域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可以說,新聞事業的發展離不開女新聞工作者的參與和推動。

女新聞工作者對推動黨和國家事業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女新聞工作者不僅是新聞工作者的一個部分,也是女性的一個部分,在社會系統中具有多重角色。這就注定她們在黨和國家事業發展中具有重要地位。越來越多的重大事件報道、重要新聞節目中,開始出現女新聞工作者的身影:她們積極參與新聞報道,雷厲風行開展輿論監督,引導社會輿論,弘揚社會正能量,宣揚社會主義核心價觀,用實際行動推動著國家和社會的發展。

三、女新聞工作者面臨的問題及未來發展

《中國新聞界的“半邊天”》一書不僅勾勒出了我國女新聞工作者的百年歷程,更重要的是通過對我國女新聞工作者群體,以及對《中國婦女報》的調查研究和分析,揭示了傳媒報道中存在的不平衡和性別偏見的根本原因,通過調查發現了我國女新聞工作者在工作、生活中面臨實際困境,用研究切實推動我國女新聞工作者乃至婦女事業的發展。

該書有幾個重要的調查報告。這些調查的主題之一是中國女新聞工作者現狀和問題調查。在作者看來,“婦女進入決策層是最高層次”的男女平等。而調查發現,最突出的不平等表現在女性進入決策層的問題上,造成這一問題的原因既有性別歧視,也與女性本身主觀因素有關,很多女性潛意識中依然有“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思想。在對工作和生活的滿意度上,女新聞工作者與男新聞工作者差異并不顯著。但是,女新聞工作者的業務能力略遜于男新聞工作者,因為她們面臨著比男新聞工作者更多的困擾,“缺少進修機會業務提高慢”成為大多數女新聞工作者面臨的最大困擾。

作者提出,解決這些問題,首先需要婦女本身樹立性別意識,還要樹立婦女的群體意識和競爭意識。作者建議,政府、社會和新聞界,在關心女新聞工作者收入低、住房擠、家務重等實際困難的同時,要著重給她們提供業務進修的機會,更新知識,增長才干,迅速提高業務工作能力,以求得同男新聞工作者的平等,并在同男新聞工作者的公平競爭中取得應有的地位。

另一組調查是對《中國婦女報》的調查。作者先后于1998年、2004年、2008年多次對《中國婦女報》進行全國讀者調查,對該報的讀者特征、閱讀時間、閱讀習慣、閱讀偏好、閱讀效果等進行了調查、研究與分析。作者在對婦女報刊關注和研究的基礎上,提出了要提高女性大眾傳播媒介的社會責任,傳媒人要推動性別意識納入主流的建議。

更重要的是,陳崇山先生并沒有停留著“書齋式”的研究之中,而是充分發揮了一個學者“上天入地”的精神。一方面,她與廣大女新聞工作者保持密切聯系,對全國各地各類媒體的眾多女新聞工作者進行了訪談和觀察,發現了現實社會中女新聞工作者的喜與憂;另一方面,她積極參與聯合國、全國婦聯、中國婦女研究會的活動中,提出了諸多寶貴意見和建議。如,她提出女新聞工作者要掌握傳播決策權、傳媒人要加強性別意識修養、政府應把社會性別意識納入主流、將性別意識納入文化發展戰略等重要建議。

不僅如此,作者還把視角延伸到少數民族地區女新聞工作者和全球化時代的女新聞工作者。這種“關注多數,關愛少數,放眼全球”的治學精神值得我們后輩學習。

為了實現男女平等的崇高理想,人類走過了不平坦、不平凡的歷程。從200多年前世界第一份婦女權利宣言誕生,到“三八”國際勞動婦女節的設立,到聯合國成立婦女地位委員會,發女事業取得了巨大發展。盡管如此,世界各國各地區婦女發展水平仍然不平衡,男女權利、機會、資源分配仍然不平等,社會對婦女潛能、才干、貢獻的認識仍然不充分。婦女解放事業任重道遠。

2015年9月2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球婦女峰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婦女是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創造者,是推動社會發展和進步的重要力量。中國政府重申承諾,為促進男女平等和婦女全面發展加速行動,推動婦女和經濟社會同步發展,積極保障婦女權益,努力構建和諧包容的社會文化,創造有利于婦女發展的國際環境。這給我國女性事業發展提供了又一次契機。

隨著時代的發展,文明的進化,性別平等必將從烏托邦走到現實。而在這一過程中,需要廣大女性需要不斷努力,實現自我解放我解放;也需要廣大男性提高意識,積極參與到性別平等事業中。其中,女性新聞工作者的角色與地位應引起高度重視;同時,也需要學者對女新聞工作者持續、深入的跟蹤、調查與研究。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

极速飞艇破解版 福建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新强时时彩三星跨度走势图 快赢481害了多少人 打mg电子一直赢 篮彩单关 彩7官方下载app 欧洲哪支球队实力最强 五福彩票通用版网站 中国队比赛直播 幸运飞艇选号技巧图